临渊_羡月照诚心

这里临渊,微博@临渊望尽繁花路_靖诚所至
蠢萌低产死宅,属性亲妈,偶尔插刀,欢迎勾搭
墙头多到数不清,就算爬墙也一定会回来
间歇性挖坑不填,经常性摸鱼跳票,关注请谨慎

【一八】腐女才是第一生产力 27

*所有作品看这里


四人在白乔人的保护下在陆建勋的眼皮子底下绕过长沙进入了湖北地界,踏上了开往北平的火车,他们要在新月饭店的保护下去东北找那次拍卖会结识的瑞贝勒。所幸这一路上倒是顺利得很,到达东北后,张副官拿着信物前往贝勒府,贝勒爷十分高兴,将四人接到府中并答应替他们打听东北张家的消息。

当天夜里,齐铁嘴、张副官、霍承宁正站在院中商讨下一步计划,贝勒爷面带喜色急匆匆地进了来:“让诸位久等了!”

齐铁嘴连忙迎上去:“贝勒爷辛苦了,不知是否有收获?”

贝勒爷点头:“果然啊,像佛爷这样的人物,出自那个张家,倒也合情合理。”见众人都面带不解,贝勒爷便向他们解释道,这个张家乃是东北一个神秘的名门望族,早些年行事虽然隐秘但还时有消息传出,可近几十年却再也没了消息,以致于连贝勒爷都不曾听说过。他递给齐铁嘴一张字条:“我查到了三个地方,你们可以去看一看,是否能找到一些线索。”

“多谢贝勒爷!”齐铁嘴接过字条,抱拳感谢道。

 

第二天一大早,贝勒爷安排了轿子送他们去寻找张家古宅,谁知半路上齐铁嘴实在受不了狭小又颠簸的轿子,几人也觉得轿子实在太慢,合计之下还是换了马车继续前进。

本以为有了贝勒爷查到的线索寻找张家古宅不会太难,谁知他们几人在前两个地点却一无所获,众人只能将希望放在了最后一个地方。他们本打算尽快出发到下一个村子再落脚,却不料还是没能在夜幕降临前赶到。

东北的冬天本就寒冷,夜晚更是冷得刺骨。张日山找了片背风的地方升起了火,众人这才坐下来好好休息一会儿。霍承宁搓了搓手,真的好冷啊,万分想念21世纪各种暖贴的霍承宁更靠近了火堆一些。

张日山从火堆里扒拉出一个烤地瓜,剥开皮后递给她:“我也没料到这两个村子之间竟然这么远,委屈你了。”

霍承宁拢了下大衣,接过了地瓜,摇摇头道:“算不得委屈,我若是在长沙指不定还要看陆建勋的脸色替他做事,还不如出来和你们在一起。”

张日山见她神色恹恹,伸手探了下她的额头,皱眉道:“你发烧了?”

霍承宁连忙示意他小点声,看了眼正在专心照顾张启山的齐铁嘴,凑近张日山道:“别这么大声,只是低烧不碍事,多喝热水就好了。”

张日山赶紧给她倒出一些热水:“什么时候开始的?”

“大约是昨晚吹了风,今早有些头疼。”霍承宁见张日山神色越来越严肃,撇了撇嘴,“不碍事的,别让八爷知道,咱们还是先赶路要紧。”她抿了一口地瓜,挑眉,“这地瓜倒是甜,你给八爷拿一个过去。”

“你……”

霍承宁捂住了他的嘴:“我没这么矫情,烧不死人的,指不定明儿就好了。”

果然生病也看人,霍承宁不在意反倒好得快,她第二天醒来时便觉得神清气爽,担心了一夜的张日山终于放下心来,驾着马车继续赶路。

一进城,张日山便觉得有些不对劲,可还是下了马车进去打探,可是他在村子里的几个药铺中兜了一圈什么都没问到,不过这一圈下来他倒是发现这个村子的确有问题,茶寮里三三两两坐着的男人个个眼神凌厉绝非普通村民,村子不大可乡里乡亲见面也不打招呼。

齐铁嘴不经意地环视了一圈,轻声嘱咐张日山:“此地不宜久留,我们赶紧走吧。”

张日山点点头,跃上马车掉头就走,不出他所料,几个男人一见到他们离开,立马跟了上去,张日山转头看了一眼,将马车驶上了村子外的山道。张家老宅之外有生死线,倘若他们要去的地方是真的张家老宅,指不定能依靠那条生死线甩掉跟踪他们的人。

果然,他们四人平安穿过了生死线,可跟踪他们的日本人却在生死线被炸弹炸开了花。齐铁嘴不由得惊讶道:“他们过来怎么死了?我们怎么就没事啊?”

“肯定有人帮我们。”张日山斩钉截铁。

“你怎么知道?”

“因为我也是张家人。”

“什么?你小子怎么不早说啊?”齐铁嘴讶异,“不对啊,我不是张家人,承宁也不是,我们是怎么进来的?”

“这……”

霍承宁撩开车帘:“八爷副官,现在不是纠结这事儿的时候,咱们先进去吧!”她坐在车里挑眉一笑,什么张家生死线,难不成还自带DNA分析的功能么?张家人一定在某个角落密切关注着所有跨过生死线的人,保护着自己的祖宅。



==TBC==

评论 ( 1 )
热度 ( 26 )

© 临渊_羡月照诚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