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_羡月照诚心

这里临渊,微博@临渊望尽繁花路_靖诚所至
蠢萌低产死宅,属性亲妈,偶尔插刀,欢迎勾搭
墙头多到数不清,就算爬墙也一定会回来
间歇性挖坑不填,经常性摸鱼跳票,关注请谨慎

【一八】腐女才是第一生产力 28

*所有作品看这里



霍承宁没想到传说中的张家祖宅竟然会看起来如此荒凉,占地颇大的一片宅子里居然一个人都没有,所有的屋子都看起来很久没有人居住了,地上随处可见乱石枯叶还有破碎的瓦片。几人都皱起了眉头,这个地方真的让佛爷康复吗?

他们将张启山安置在厅堂里,副官和八爷去宅子里四处看看,但是尽管房间很多,可是大多都用来存放杂物,实在是看不出什么有用的信息。齐铁嘴回到厅堂里是心里头还在琢磨方才看到的那幅龙脉走势图,忍不住就问道:“副官,张家到底是做什么的?怎么会知道龙脉走势?”

张日山本就是张家旁支,和张家本源关系并不亲密,离开东北时年纪又小,根本什么都不知道,只能摇了摇头。

霍承宁倒是来了兴趣:“什么龙脉走势?”

“我刚才看到一幅画,画上写着‘屈曲之玄,是为生龙,鱼跃鸢飞’十二个字。”齐铁嘴解释道,“《堪舆漫兴》有云,‘重重起伏最为奇,屈曲之玄东更西。好似龙行并凤舞,还如鱼跃及鸢飞’,这画里的可不就是生龙图么?”

霍承宁其实没怎么听明白,但是也知道这是个了不得的东西,自古皇家最重龙脉,偏偏张家手里有龙脉图,她心里不由得一抖,这张家到底隐藏了什么秘密?

张日山犹豫了一下道:“后边还有一座古楼,要不我们去看看?”

左右也没有别的办法了,众人将张启山扶起来,跟着张日山朝古楼走去。

走到古楼前,霍承宁吓了一跳,门口坐着一个孩童模样的人,可是却死气沉沉,脸上没有半分稚气。张日山把霍承宁拉到身后:“请问先辈……”

那人悠悠抬头,没有神采的双眸盯在了张启山身上,缓缓开口道:“落叶要归根,可惜根不在这里了。”

“佛爷一心取根,误入歧途,被心魔控制了,还望先辈施以援手,救佛爷一命。”

“他知道太多秘密了,当思维混乱的时候,脑子中的那把锁会锁住他的一切直觉,让别人无法窥探这些秘密,要解开这把锁,也只有落叶归根才是。”

霍承宁皱了下眉头,这人不会是要把佛爷留在这里吧?

那人递来一块木牌:“拿去吧。”

齐铁嘴与张日山对视一眼,接过木牌看了一眼:“捌拾叁?”他犹豫了一下:“请问先辈……这个牌子要怎么用啊?”

可是那人已经扭过头不再回答了,众人无法,只能先进去一探究竟。可是当他们要推门进去的时候却无论如何也推不开门,只能转头回去求助,那人也不看他们,手轻轻一挥大门便轰然而开。霍承宁跟在后面,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竟然看见那人也慢慢转过头来看着他们,目光一接触她心中便没来由地生出一阵苍凉,此时大门在她身后自动关上,她定了定神,转身继续前进。

张家果真是隐藏了许多东西啊,齐铁嘴看着从地上冒出来的一个石棺腹诽着,随即便毅然走了进去,他转过身把张日山和霍承宁推开:“你们八爷我什么东西没见过,这张家人的考验又能奈我何?”

即便真要一命换一命,也是他齐铁嘴该做的,他和张启山认识十年,期间张启山救他无数次,如今该是还上的时候了。齐铁嘴站在石棺里闭上眼笑了一下,默默发誓,倘若他齐老八有命出来,今后这一生都得陪在张启山身边。

霍承宁看着石门在她面前缓缓合上,差点连站都站不住,张日山把她揽在怀里:“八爷不会有事的,你别怕。”

霍承宁揪住他的袖子,眼泪都要掉出来:“可是你也不知道张家人的考验是什么对不对?”

“是,我只听我小时候长辈说起过。”张日山坦言,“但是你要相信佛爷,也要相信八爷。”

霍承宁转头看了眼坐在一旁一无所知的张启山,忽然发了狠:“如果八爷有什么意外,我把这里砸个干净也要救他出来!”

张日山一下一下抚着她的背:“不会的……不会的……”

不知过了多久,石门忽然打开,齐铁嘴从里面跌了出来。

“八爷!”

“八爷你没事吧?”

齐铁嘴站直了身,仍有些心有余悸:“穷奇果真是凶兽,只是终究不能伤其宿主。”他将手上的一枚穷奇纹翡翠扳指摘下来,走到了张启山身边,把扳指塞进他手里,“佛爷,你的扳指救了我一命……你能听见吗?”



==TBC==


张家副本剧情改编自《老九门》三叔cut版

三叔cut才是正剧好吗!

评论 ( 4 )
热度 ( 17 )

© 临渊_羡月照诚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