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_羡月照诚心

这里临渊,微博@临渊望尽繁花路_靖诚所至
蠢萌低产死宅,属性亲妈,偶尔插刀,欢迎勾搭
墙头多到数不清,就算爬墙也一定会回来
间歇性挖坑不填,经常性摸鱼跳票,关注请谨慎

【一八】腐女才是第一生产力 30

*所有作品看这里



张启山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后仿佛是变了一个人,成天拉着齐铁嘴的手在他耳边悄声说情话,齐铁嘴在两个小辈面前臊得脸都红了张启山仍是不撒手,甚是明目张胆。霍承宁也不好意思坐在马车里,飞快地钻出来坐到了张日山旁边。

“外头风大,你怎么出来了?”张日山赶着马转头问她。

霍承宁生无可恋:“虐狗现场,不宜围观。”见张日山听不懂,她便指了下对方,又指了指自己,解释道,“单身狗没人权,懂吗?”

张日山大概有些明白了,动了动嘴唇想说什么,可还是没能说出口,过了好半天才嗫嚅道:“有喜欢的人,不能算单身狗。”

“什么?”霍承宁有点走神,没听清楚。

“没什么,我是说该赶路了。”张日山略怂。

霍承宁点点头:“是啊,早些回家吧。”

当天夜里,他们找到一座没了香火的破庙,便在里头落脚歇息,这才有了工夫讨论在张家古宅发生的一切。张启山讲完长沙矿山和张家的联系,齐铁嘴这才明白自己当年初见张启山时张启山担着伤一路落魄也要来到长沙的原因。

说着说着,话题便绕回了那条张家生死线,齐铁嘴还是没反应过来:“佛爷,这生死线到底是什么呀,怎么我们越过去一点事儿都没有呢?”

张启山看着他笑了笑没有说话,齐铁嘴不禁又脑补起来:“难道……这生死线能分辨出谁是张家人?”

张启山脸上笑意更甚,霍承宁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八爷,您这是把自个儿往张家人里头揽呢?”

齐铁嘴登时脸一红说不出话来,他向张启山横了一眼,话锋一转:“那承宁怎么也过来了?”

承宁一愣:“……许是那条线准头不好吧,以为和张家人在一起的便是张家人了。”

一旁的张日山闻言便在心里叹了口气,原本准备好的说辞没了用武之地,他的神色有些复杂,这丫头明明聪明得紧,怎么在这事上就这般不开窍呢?

张日山有什么办法?张日山也很绝望啊!

 

在解九爷的接应下,张启山一行四人顺利回到长沙,“休养”了近一个月的霍家二小姐终于康复,而不能回张府的张启山便住到了齐铁嘴那里去。张启山能名正言顺地整日和齐铁嘴腻在一起自然喜不自胜,只是正事总是要做。张启山回到长沙第一件事,就是重新招揽人心,将军队的指挥权从陆建勋那里夺了回来,为了让陆建勋能孤注一掷进入矿山,更是重新开了一个盘口,甚至不远千里请来贝勒爷助阵。

开春之时张启山的新盘口会心斋正式开业,长沙有权有势的各家都送来了贺礼,既是示好,也是打探消息。说是开门做生意,什么买卖都做的会心斋一整日迎来送往门庭若市,可陈皮和霍锦惜派来的人却被拦在了门外。

霍锦惜向回禀的管事发了好大一通火,这才让她下去,霍仙姑带着霍承宁从后头慢慢转了出来,二人向霍锦惜微微屈膝行了一礼,坐在了她的下首。

霍仙姑有些担忧:“姨母,咱们这回可是连霍家的面子都搭上了。”

霍锦惜轻叹:“既然要成事,总得付出些代价,现在这样总比被陆建勋拖下水落得个面子里子都不剩的要好得多。”

这个道理霍仙姑何尝不明白,只是眉宇间仍然笼着一片忧愁。霍承宁没有说话,她捂着茶盏暖手,心中只盼霍家真的能躲过这一劫。

 

会心斋要闯出名头,还得先干一票大的。而如今长沙城最大的生意,便是城外那座矿山。要想动矿山,就要和陆建勋合作。如此一来,会心斋的老板要宴请陆建勋、陈皮、霍三娘便显得合情合理。只是说是合作,可众人的目标都是那个墓,能不能让陆建勋信服都要看这次谈判,而谈判的关键便是贝勒爷这颗烟雾弹。

宴席设在徐长兴,刻意摆谱的贝勒爷和齐八爷姗姗来迟也就罢了,竟然还一路上吹吹打打生怕没人知道这位东北来的前清贝勒身份高贵与众不同。霍三娘出门前已经被霍承宁打过了预防针,早就做好了那位神秘的贝勒爷要闹一出的准备,纵是如此她也没想到贝勒爷当真排场这么大,在九门的地盘上也能趾高气扬颐指气使。她面无表情地坐在席间,心中又气又笑。

待到正式开席,这位贝勒爷也丝毫没给三位客人面子,按照齐铁嘴和张启山的嘱咐将一个嚣张跋扈但不学无术的满洲贵族演得入木三分。霍三娘看着贝勒爷与齐铁嘴一唱一和,时不时搭个腔捧场。她故意冷笑一声,端起茶杯抿了一口,腹诽道,这出戏还真是有意思,那个小肚鸡肠的陆建勋这回怕是要气死了。


==TBC==


不出意外的话这周还有一更

评论
热度 ( 27 )

© 临渊_羡月照诚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