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_羡月照诚心

这里临渊,微博@临渊望尽繁花路_靖诚所至
蠢萌低产死宅,属性亲妈,偶尔插刀,欢迎勾搭
墙头多到数不清,就算爬墙也一定会回来
间歇性挖坑不填,经常性摸鱼跳票,关注请谨慎

【一八】腐女才是第一生产力 31

*所有作品看这里



当夜,霍承宁便去了会心斋,她在会心斋门前下了车,正好碰上张副官迎面走来,承宁走向他:“这么晚了你还没睡,是有什么事吗?”

张日山摇头:“只是夜巡而已,霍二小姐来找佛爷吗?”

“是。”

“佛爷在书房,霍二小姐跟我来吧。”

霍承宁跟在张副官身后慢慢往楼上走,忽然道:“听说佛爷要去下墓了,你也跟着去吗?”

张副官转头看向她,点了点头:“佛爷去哪我就去哪。”

张日山把霍承宁带到张启山的书房,轻轻叩门后便推门进去:“佛爷,八爷,霍二小姐来了。”

承宁走进书房,认真地行了礼:“佛爷好,八爷好。”

齐铁嘴见她来,很是高兴:“承宁怎么来了?快坐快坐。”

“你倒是很少来我这里,有什么事吗?”张启山的目光从面前的文件上抬起,看向了霍承宁。

“我是来还东西的,顺便有个问题想请教佛爷。”霍承宁把北平之行前张启山给她的那把枪掏出来放到桌上,“这是晋厂造一七式驳壳枪吧?你和阎锡山什么关系?”

张启山没想到她问的居然是这个,挑眉问道:“你倒是懂得多。你猜呢?”

霍承宁把枪又推过去了一点:“我不敢猜,也不是很想知道。我只想提醒佛爷,阎锡山这人不可靠,他和南京、重庆的关系都不一般,您可别踏进他们的浑水,别忘了,咱们长沙城……也是出过人才的。”

齐铁嘴脸上一丝笑意也无,张启山也死死盯着她,霍承宁亦不动声色地回望过去,过了半晌,张启山释然笑道:“你当我傻吗?”

霍承宁摇头:“在这方面,承宁拍马也及不上佛爷,只是佛爷千万不能踏错一步,否则后患无穷。”

张启山点点头:“你知道就好,你以为我是不知轻重的人吗?”

霍承宁一时语塞,难道要她说她就是担心张启山一根筋才会跑过来的吗?

张启山挥了挥手:“承宁你先回去吧,如今长沙城这么乱,都什么时候了霍当家的竟也能放你出来。”

霍承宁不敢再多说,站起身向张启山点点头就算行了礼了,反倒是朝着齐铁嘴欠了欠身,随即便转身出门,一旁的张副官得了张启山的眼神,也跟了出去。

“张副官您不用再送出来了,我这就回去了。”霍承宁站在楼梯口,背对着张日山,慢慢说道。

“霍二小姐客气,在下总要守着张家待客的礼节。”张副官语气生硬。

霍承宁觉得张启山不识好歹,此时已是气极,又不想对着张日山发火,只能深吸一口气,转过身来看着他的眼睛认真地说道:“我刚才那话真的不是开玩笑的,重庆政府是无论如何都守不住中国的。”她顿了一下,“还有……跟着佛爷下墓很危险,你要小心。”说罢便匆匆下楼,径自拉开大门走了出去。

张副官眼神一暗,转身回到了书房,见张启山正拿着霍承宁还回来的枪端详,走上前低声问道:“佛爷,您该不会真的在想这件事吧?”

张启山轻笑一声,没有回答,只是说:“霍家这个姑娘眼光倒是毒得很。”

张日山还没有反应过来,便听得张启山接着说道:“她说的我何尝不明白,只是现在我身在其中,哪里能这么快抽出身来,如今这个形势,难不成我明目张胆就反水么?”

张日山知道自己在这方面是永远跟不上佛爷的思路的,只能抿着嘴不答话,张启山把枪丢给他:“承宁这丫头聪明,可处事还是欠了点火候,不过配你……绰绰有余了。”

张日山手忙脚乱地接住枪,脸色通红。

齐铁嘴知道霍承宁临走前朝他行礼是想让他劝劝张启山,可他也知道,张启山的心思谁都捉摸不透,指不定人家早就看穿了这些弯弯绕呢。齐铁嘴想了想,伸了个懒腰道:“在这陪了你这么久,腰都酸了。”

张启山笑着回头道:“才坐了这么一会儿就腰酸?等会儿上了床可怎么办?”

齐铁嘴脸一红,根本没想到这人这么快就能转换心情说荤话了,只能捂着腰眨着眼睛看向张启山,一句话都接不上来。

张启山笑得更开心:“怎么脸这么红?想着上床做那档子事儿了?”

“张启山你不如今晚就睡这儿吧。”齐铁嘴实在受不了,起身便走。

张启山看着他气呼呼地出了书房,慢慢敛去了笑意,仰头靠在椅背上,陷入了沉思。



==TBC==


都到这里了这篇文也快完结了,你们猜下一章要写什么?

评论
热度 ( 17 )

© 临渊_羡月照诚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