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_羡月照诚心

这里临渊,微博@临渊望尽繁花路_靖诚所至
蠢萌低产死宅,属性亲妈,偶尔插刀,欢迎勾搭
墙头多到数不清,就算爬墙也一定会回来
间歇性挖坑不填,经常性摸鱼跳票,关注请谨慎

【一八】腐女才是第一生产力 32

*所有作品看这里



“日山!”

霍承宁哭喊着从梦中惊醒,初春的夜里仍有些寒凉,霍承宁打着颤抹去了脸上的泪,安慰着自己方才的一切都是梦境。

冲天的火光和爆炸的巨响在梦境中格外鲜活,霍承宁一时间竟不能从仿佛亲眼见到张日山被火焰吞没的恐惧中恢复过来,爆炸产生的那种天摇地动的感觉过于真切,她忽然害怕自己现在所处的才是幻觉,唯有指甲深嵌进掌心的刺痛才能让她稍稍获得一丝现实感。

张日山,张日山……承宁战栗着环住了膝盖,在心中一遍遍默念着这个名字,暗自祈求墓下的他一切平安。

 

张启山四人平安出墓的消息传到霍家时已是几天之后了,欣喜若狂的霍承宁在听说他们正在解语楼后当即便赶了过去。彼时张启山、齐铁嘴正和解九爷商量如何处理那颗从墓中带出来的陨铜,守在外间的张日山正在喝茶,见到风尘仆仆的霍承宁时也是一惊。

他站起身,一句“霍二小姐”还未出口就被扑上来的霍承宁抱了个满怀。“你……你怎么来了?”

霍承宁从他怀里滑下来,又羞又急:“还好,还好你没事……我……我梦到……”

张日山电光火石般听懂了她没说出口的那些话,一伸手便抱住了面前喜极而泣的霍承宁:“梦见我出事了是不是?”他收紧那个拥抱,“有你在外头,我死不了。”

霍承宁破涕而笑,她对这个活生生地说着情话的张日山真是喜欢得不得了。

“哟,承宁来了?”齐八爷的声音响了起来。

这一声可把小情侣吓了一跳,霍承宁慌忙退开,顿时有些手足无措,张日山红着脸松开她,尴尬地看着张启山。

倒是张启山一见这两个人便笑道:“老八你瞧,他俩郎情妾意,哪用得着你操心?”他把齐铁嘴拉到自己身边,“等办完我和老八的婚礼,就给你们俩也办一个!”

这下轮到齐铁嘴不好意思了:“佛爷……你这……”

张启山乐道:“怎么,陨铜幻境里的那次就想打发我了?”

 

是年入夏时,张启山已经解决了陆建勋,完全收回了兵权,长沙表面上恢复了原来的太平安宁,可是在这平静的表面之下,日本人的势力仍然在暗流涌动。张启山决定召开九门大会,向其余八门下了帖子,小小的会心斋里一时间聚集了全长沙最有势力的几号人物。霍承宁站在堂外,听着屋子里几位当家人分析长沙局势,猛然想起,眼下已经是1935年了。

纵然长沙城里还有暗藏的危机,可是喜事仍是要办,中秋节刚过,九门便收到了张大佛爷发来的喜帖,邀众人参加一个月后的张启山与齐铁嘴的大婚之礼。两个男子的结合惊世骇俗,可九门之人却没多大意外,张启山对齐铁嘴的心思不是一日两日了,如今二人能喜结连理倒也是好事一桩。

霍锦惜拿着请柬笑道:“你们瞧,佛爷这是问咱们要份子钱来了呢。”

霍仙姑坐在一边纠结这礼单该怎么写:“佛爷和八爷办婚事,苦的倒是咱们送礼的。”

“是啊,当年三爷办喜事的时候,霍家送了一堆金银首饰倒是正好,可是眼下竟是送不出去!”霍承宁翻着旧时的账册,叹了口气。以往这些人情往来皆有旧例可循,只需按着亲疏远近加一些减一些就是,可是两个男人的好日还真是不知道该送什么了。

霍锦惜抿了口茶,慢悠悠地说道:“库房里头是不是有个紫檀云母桌屏来着?我猜八爷喜欢那种,用那个剔红鸳鸯戏水图方匣装了,寓意也好,别的东西你们就自己看着添一些吧。”

张启山与齐铁嘴摆宴的那天,霍锦惜带着人来送礼,几个箱子一溜排开,给足了张齐两家面子,也向全长沙昭示了霍家与九门仍然密不可分的关系,这日之后长沙城中更是盛传霍家之势更胜从前。

霍承宁穿着一身合欢花图案的石榴色长旗袍,别着一个银鎏金花丝烧蓝嵌宝石胸针,站在张府二楼的阳台边和张日山开玩笑:“当初在徐长兴,没想到还会有这一天吧。”

张日山连忙捧场:“是是是,霍二小姐的眼光真好。”

霍承宁被他逗笑了:“眼光不好怎么看得上你?”她转头看向庭院中的那个大佛,“佛爷和八爷这一路走来虽说不算多灾多难,可也经历了不少,如今能修成正果,其实我也没想到。”

霍承宁想起自己刚穿越时,偶然间见到佛爷和八爷不同于常人的亲密,那时便兴起了要写同人拉郎配的念头,本以为只是自己作为耽美写手的一厢情愿,想不到竟是道破了张启山隐藏已久的旖旎心思。她忽然觉得有些好笑,自己好像在他们那段感情发展的过程当中什么都没做,果真是上天注定的姻缘呢。



==TBC==



完结倒计时

评论
热度 ( 21 )

© 临渊_羡月照诚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