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_羡月照诚心

这里临渊,微博@临渊望尽繁花路_靖诚所至
蠢萌低产死宅,属性亲妈,偶尔插刀,欢迎勾搭
墙头多到数不清,就算爬墙也一定会回来
间歇性挖坑不填,经常性摸鱼跳票,关注请谨慎

【一八】腐女才是第一生产力 34

*所有作品看这里


霍承宁风风火火闯进解语楼时,张启山和齐铁嘴还有解九爷正坐在一块聊天,见到她一脸惊惶皆是一惊。

“承宁?”齐铁嘴站起身把她拉到自己身边坐下,给她倒了杯茶,“可是出了什么事?”

自然是出事了,而且是大事。

在张启山带人围追堵截陈皮的时候,霍家也不甚太平。霍家前几日查账查出了问题,偏偏出了问题的是霍仙姑那头的账,霍锦惜将这事儿交给霍承宁以后索性就带着本就得避嫌霍仙姑出城办事儿了。霍承宁在家算账算得一个头两个大,总算是发现了问题,霍家六姑娘在账本上做了手脚,贪墨银钱却是为了外头认识的一个男人。霍承宁自觉家丑不可外扬,便自己去查,结果居然查到了日本人的头上。

查出真相的霍承宁觉得浑身的血液都要凝固了。

听完承宁的话,张启山皱了皱眉头:“你怎么知道那人是个日本人?”

霍承宁解释道:“六妹妹说她和那个人每隔五天便会在开福寺见一面,今日正好到了他们约定的日子,我便也跟去了开福寺,我注意到那个人跪下听经时有一个拖半足的动作,那是长期练习日本弓道才会养成的习惯!”

在日本留过学的解九爷想了想:“这倒是,不过你居然知道拖半足?”

霍承宁愣了一下,这个冷知识她可是上辈子看柯南才会知道的,这要她怎么解释?“我……我曾经在一个日本道馆中见过……”她好不容易才编出了一个借口,幸好张启山等人并未深究,她定了定神,慢慢开口道,“那个人无论是口音还是衣着都和长沙人一模一样,如果不是一个细节暴露了他,根本看不出他是日本人……”

这便是承宁在为她那个不成器的妹妹辩解了,张启山看了她一眼,她顿时不敢再说,只盼着日后追究起来不要为难霍家六姑娘了。

齐铁嘴赶紧出来打圆场:“这也不能怪那个小丫头,日本人刻意接近九门的念头也不是一天两天了,只是这个事情还是要解决。”

承宁听齐八爷这样讲便也明白了,急切开口道:“这是自然的,一切听凭佛爷做主。”

张启山沉思片刻:“承宁你先出去吧。”

霍承宁知道接下去的事情她不便插手,向三人行过礼后就退了出去。

 

张日山还站在外头,看见霍承宁出来便问道:“如何?”

霍承宁神色有些疲倦,摇了摇头道:“不知道,我能做的只有这些了。”

张日山安慰她:“有什么事情交给佛爷便是,你别想太多了。”

承宁忽然激动了起来:“你知道什么?他们是日本人!他们是禽兽!他们……”他们在南京、在中国无恶不作!这些话教她要如何告诉张日山!

张日山从未见过霍承宁这样狼狈的时候,不免心疼:“宁儿……”

霍承宁摇摇头打断了他:“你不要说话。”

当真是生气了啊,张日山有些头疼:“是我说错话了,别生气了好不好?”

霍承宁叹了口气:“我是真的没心思和你纠结这个了,你要是闲着没事不如去查查那个特务吧。”

张日山自然是要先等张启山的命令,所以只能站着不动,静静地看霍承宁。霍承宁心里乱的很,什么话也不想说,只是望着远处出神,不禁想起那些在书里看过的日军犯下的罪孽,心底一片凉意。

张日山注意到她脸色不太好,以为她是在想那个特务的事情,于是安慰道:“宁儿你别怕,我一定会抓到那个人的。”

霍承宁愣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才点了点头。

张日山帮她将一缕飘扬的发丝别到耳后,静静地站在她身边没有说话。

 

张启山手底下的人颇有行动力,再加上霍承宁的情报,抓个人实在不是什么麻烦事,很快那个伪装成乡下汉子的日本人就被带到了张启山的面前。张启山身居高位多年,也不是什么仁慈的人,将抓到的人一捆,刑具一摆,再找个人在一边念满清十大酷刑,供述来得简直轻而易举。

不过当供状呈上来的时候,张启山还真是有些意外。



==TBC==


大家好我回来了……

——来自准备司考的废渊

评论 ( 6 )
热度 ( 16 )

© 临渊_羡月照诚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