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_羡月照诚心

这里临渊,微博@临渊望尽繁花路_靖诚所至
蠢萌低产死宅,属性亲妈,偶尔插刀,欢迎勾搭
墙头多到数不清,就算爬墙也一定会回来
间歇性挖坑不填,经常性摸鱼跳票,关注请谨慎

【一八】腐女才是第一生产力 36

*所有作品看这里


日本人的军机时常盘旋在长沙城上空,城中的百姓大多已经拖家带口跑进山中避难,还留在城里的,大多是家中没了男丁的老幼妇孺。面对这种情况,张启山也是有心无力——城中兵力有限,不可能将士兵们派去护送妇孺们出城。张启山一面关心城内治安,一面又要时刻注意日军动向,已是忙的焦头烂额。深知这一点的齐铁嘴看着日日早出晚归的张启山,既心疼,也心焦。

这一日,张副官巡城时忽然发现,原本还留在城中的百姓已经逐渐减少,偶尔还能看见几个九门中的汉子带着一些人往城外走,拦下一问才知道,是几位家主集结人手来疏散百姓的。副官回到军营后将此事报告给了张启山,张启山略略一想便知道是谁帮的他这个大忙。

当夜,张启山提前回了家,齐铁嘴正在客厅里看书,听见脚步声抬头见到他,脸上溢满了惊喜和惊讶:“今天回来这么早?”

张启山心里疼了一下,虽然他已经尽早赶回来了,可是也早已天黑,习惯了早睡的齐铁嘴每天都是等他等到这么晚么?他什么也没说,只是走上前坐到了齐铁嘴身边,把爱人揽入自己怀里:“对不起,我不知道……”

齐铁嘴合上书,伸手反抱住他:“说什么呢?哪有什么对不起的?”我既然选择了你,便要与你共进退,何来的对不起?

张启山听懂了齐铁嘴未说出口的话,闭上眼安安静静地拥着他的爱人,如今的世道下这样片刻的安逸显得格外奢侈。

齐铁嘴在张启山肩上靠了一会儿便问道:“你等下还回军营吗?厨房下午做了些点心,你带过去吧。”

张启山皱了皱眉头:“回什么军营,士兵还能换班,我就不能抱着媳妇睡觉?”他站起身把齐铁嘴也拉了起来,“走,回去睡觉!”

 

 第二天早晨,齐铁嘴是在张启山怀里醒来的,张启山感受到怀里的人微微一动,便低下了头看着他笑:“醒了?”

齐铁嘴眨眨眼:“嗯……你还没去军营吗?”

张启山直起身:“难得能看着你醒,不想起。”

齐铁嘴有些脸红:“整日里没羞没臊的。”

“你可不能嫌弃我啊媳妇——哎哟!”张启山还想再缠一会儿,却被羞红了脸的齐八爷一爪子拍在胸口,只得起床伺候媳妇洗漱去了。

吃过早饭,张启山站在镜子前系武装带,一边抬头向齐铁嘴说:“老八,长沙城不安全,若是我安排人送你走……”

齐铁嘴抬眸看向他:“你想都不要想,我不会走的。”

张启山转过身将他圈入怀中,忽然急躁地吻了上去,唇齿交缠间他轻声道:“我舍不得你走,但我更舍不得你陷入危险。”

齐铁嘴闭上眼:“我们一起,总好过你一个人。”

 

齐铁嘴终究是没走,可是九门总得另寻出路,除了现在的四爷陈皮不知所踪外,其余六门不约而同地选择将家族势力迁往外地。日子一天天过去,九门的生意早就停了,大部分人马也已经陆续转移,几位家主突然之间就闲了下来,串门子打马吊反倒成了最常干的事儿。

这一日齐铁嘴约了霍锦惜、二月红到解语楼打马吊,素来能掐会算的齐八爷偏生手气极差,倒是让霍锦惜赚了个盆满钵满。

“霍当家的不开张也能净赚,这本事我可学不来。”解九爷掏了张银票给对面的霍锦惜,不由得笑道。

霍锦惜毫不客气地接过:“九爷这话可就折煞我了,我瞧着是今儿佛爷不在,八爷心思没在牌桌上,这才便宜了我呢。”

齐八爷莫名躺枪,倒也不生气:“那要不咱先停一停,等佛爷来了再打?”

二月红刚摸了牌,连忙抬头:“佛爷要是来了,这牌就没法打了。”

一桌人忽然就笑了,九门里谁人不知张大佛爷牌技奇烂,还特别爱指点江山,惹得全九门没人爱和他凑一桌。不过张启山也是不经念叨,这一圈还没结束,张启山就到了。眼见着救星来了,齐铁嘴也不想再打,将面前的牌墙一推就站了起来:“哎哟哟佛爷你可算来了,你看看他们,净欺负我呢!”

张启山只看着他笑,也不接话,其余三人也站起来向他行了礼,张启山颔首回礼,揽住身边的齐八爷说道:“我此次来,是有事要与诸位商量。”



==TBC==


大家早上好啊!

评论 ( 3 )
热度 ( 18 )

© 临渊_羡月照诚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