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_羡月照诚心

这里临渊,微博@临渊望尽繁花路_靖诚所至
蠢萌低产死宅,属性亲妈,偶尔插刀,欢迎勾搭
墙头多到数不清,就算爬墙也一定会回来
间歇性挖坑不填,经常性摸鱼跳票,关注请谨慎

【一八】腐女才是第一生产力 14

*所有作品看这里


二人相携回到大厅时才松了一口气,张启山看两人皆是惊魂未定的模样,不由得也有些紧张:“怎么了?”

“哎哟我的妈诶,吓死我了,幸亏承宁机灵,不然我指不定要死在日本人手上了!”齐铁嘴一紧张就开始叨叨,“佛爷你不知道……”

霍承宁是没心思听齐八爷在说什么了,她还没从刚才的惊吓里缓过来呢,她那样怕死的一个人竟然做出了这么胆大的事,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霍承宁抚了抚自己的胸口,心脏仍然跳得飞快,她瞥了一眼张启山,张大佛爷竟是在饶有兴致地看着齐铁嘴在那描述刚才的经历有多凶险。霍承宁忽然恶向胆边生,插了句嘴:“也亏得八爷反应快,这才没被人看出破绽呀!”

张启山也笑了:“老八,你还没说你和承宁是怎么脱身的呢。”

齐铁嘴喝了口水,开始绘声绘色地说了起来,刚说到霍承宁装作烟花女子,张启山便皱起了眉头,听闻齐铁嘴无奈之下只能配合时,张启山将视线转向了霍承宁。

感受到张启山意味深长的目光,霍承宁毫不畏惧地瞪了回去:我帮八爷解了围,你还不感谢我?

张启山回了一个名叫“待会儿收拾你”的眼神,又把头转回去了。

霍承宁悄悄翻了个白眼,撑着脑袋开始听戏,忍不住开始神游:因着霍三娘与二月红的关系,霍家的姑娘几乎都没有去过梨园,回到长沙以后若是有机会,跟着八爷去趟梨园吧。她纠结了一下,开口道:“佛爷,我先走了,我还得回去和二爷说一声今日的情况,拍卖会之前我一定回来。”

张启山想了想,点点头说:“行,你回去吧,让二爷不要太担心,拍卖的事交给我。”

 

霍承宁在二月红和丫头的房间里见到了刚刚照顾妻子睡下的二月红,把她在新月饭店的见闻如实告诉了他,二月红皱着眉头:“竟然是盲拍……看来我们还是准备不够啊。”

承宁倒是不担心的:“二爷,您放心,佛爷已经让长沙那边筹钱了,不会影响拍卖会。”

二月红摇摇头:“整个新月饭店不知有多少双眼睛盯着这几味药,论财力,我们指不定连日本人都拼不过,若是他们也是来买药的,那才是真的有麻烦了。”

佛爷拼不过可还有那位王爷在呢!霍承宁笑道:“二爷,您就在这好好照顾夫人,拍卖会上有佛爷、八爷,不会有事的。”

回到自己房间的霍承宁拖着脚步去洗了个澡,躺在床上时几乎已经困得神志不清,而她合眼的那一刻,忽然想到白天为齐铁嘴解围的那一幕,又是吓得浑身一抖。她的成长环境和这具身体的原主不同,她从小的成长轨迹便是中规中矩,从未遇上过什么险境,她因为意外穿越后更是尽力远离一切危险,然而终究还是被拖进了剧情的波涛之中。霍承宁翻了个身,在被窝里抚摸着手腕上挂着霍家族徽的手串,缓缓吐出一口气,身为霍家人,有些事情是逃不掉的,总得迈出去第一步才是。

 

丝竹声三日不绝的新月饭店终于是迎来了重头戏——拍卖会。霍承宁一身靛蓝色旗袍既贵气又不打眼,她跟着尹新月身边的一个听奴上了大厅二楼,尹新月一见到她便笑着走上来挽住了她:“宁儿你终于来了,你都不知道我过得有多无聊!”

这位大小姐可不是得无聊么?原剧情里张启山本应该趁着戏班唱《穆柯寨》的时候上楼一探藏宝阁的,正好被尹新月抓个正着,尹新月更是对张启山情根深种。然而有霍承宁在,怎么可能给他俩这个机会,早就借着自己对剧情的熟悉给张启山洗了脑,让张启山打消偷药的计划了。霍承宁忍着笑说道:“好在拍卖会开始了,一定会很有意思的。”

编剧诚不我欺啊!霍承宁坐在尹新月旁边的包厢,摇了摇头,拍卖会的剧情和电视剧里没有任何差别,除了主持人在尹新月的授意下,没有宣布张启山是尹新月的未婚夫,还有……彭三鞭也没有出现。

霍承宁拿起手边的茶杯,轻轻抿了一口,将得逞的微笑藏在了杯子后边。她记得按照剧情,彭三鞭是拍卖会那天到的北平,于是特地提醒了尹新月一句,万一彭三鞭冒冒失失闯进拍卖会,事情闹大可就不好收拾了,尹新月深以为然,在彭三鞭找上门来后派人在他的茶点里下了点迷药,彭三鞭顺利地睡了大半天,连尹新月的面都没见到。

拍得鹿活草的张启山站在二楼,志得意满地向众人抱拳致意,眼神扫到远远向他行礼的霍承宁时也只是微微停留了一瞬,随即便与站在他身侧的齐铁嘴击了掌,他顺势勾住齐铁嘴的肩:“老八,麒麟竭和蓝蛇胆待到回去就送给你!”

齐铁嘴大惊:“为什么?如此贵重的东西随意送给我可使不得啊佛爷!”

张启山本想说这些算是聘礼,犹豫了一下还是笑着摇摇头,这事急不得,慢慢来吧。


==TBC==

评论 ( 2 )
热度 ( 39 )

© 临渊_羡月照诚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