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_羡月照诚心

这里临渊,微博@临渊望尽繁花路_靖诚所至
蠢萌低产死宅,属性亲妈,偶尔插刀,欢迎勾搭
墙头多到数不清,就算爬墙也一定会回来
间歇性挖坑不填,经常性摸鱼跳票,关注请谨慎

【一八】腐女才是第一生产力 16

*所有作品看这里


彭三鞭听了齐铁嘴的话,虽然明知使诈可终于还是被分了心,张启山瞅准时机一刀砍在彭三鞭持刀的左手上,趁其躲闪时反手又是一刀划过对方胸口,还想再次补刀时两个彭三鞭的随从竟然不顾危险挡了上来,张启山只能先应付那两人。

彭三鞭伤口虽深,但并未伤到要害,他支撑着站起来,回头瞪着齐铁嘴,齐铁嘴心里渐渐有些发毛。彭三鞭忽然从身后掏出一把枪,拉开枪栓竟是要杀了齐铁嘴。时刻关注着彭三鞭动作的张启山吓了一跳,以右臂、左肩各一处伤口为代价,拼着将自己手里的刀扔了出去,刀尖正中彭三鞭的后心,彭三鞭倒在了地上。

彭三鞭一死,彭三鞭的人便失去了主心骨,自然有的逃跑、有的投降。齐铁嘴冲上前去,扶住了张启山:“佛爷!佛爷……你没事吧?”

张启山实则伤得不重,比起那年从日本人手里救下齐铁嘴那次,这回的伤大约只能算个零头。然而张启山故意牵动了伤口,龇牙咧嘴地倒在了齐铁嘴身上,又故作坚强地说道:“这点伤算不得什么。”

齐铁嘴慌了神:“佛爷您忍一忍,咱们回车厢上药。”

张启山点点头,任由齐铁嘴一路扶着他回去,二月红默默接了扫尾的活,看了眼自己被划伤的手腕,摇了摇头,这点轻伤罢了。

霍承宁听见门外似乎传来了齐八爷的声音,刚一打开门,便看见张启山有气无力地被齐铁嘴扶了进来。承宁一惊,一边从随身携带的行李里翻找收敛止血药,一边问道:“佛爷受伤了?伤得重不重?”

张启山摇头:“我没事……”

齐铁嘴从承宁手里接过药,打断了他:“血都流成这样了还说没事!”

霍承宁听闻心里越发不安了:“佛爷,都是我不好,我不该把八爷一个人留在餐车里的,不然他也不会遇上彭三鞭,您也不会受伤……”承宁说着说着竟落下泪来,她光是看着张启山手臂上的伤口就能想象方才的战斗有多么激烈,如果这伤更重一些……她不敢再想下去了。

齐铁嘴忙着给张启山上药,只能安慰道:“这怎么能是你的错?彭三鞭又不是你招来的,如今他自作孽不可活,已经被佛爷杀了,你不要再责怪自己了。”

丫头给承宁递了帕子,忍不住问道:“那二爷他……”

“我没事。”二月红站在门口,向丫头笑道,“我只是去把彭三鞭的事情处理干净。”

丫头拉过他的手,眼神里充满着嗔怪和心疼。

二月红握住丫头的手:“还是被你发现了,那就劳烦夫人给我上药吧?”

霍承宁赶紧将纱布与药粉递给丫头,忽然羡慕起了二月红夫妻俩的感情,可她一想到丫头早逝的结局,瞬间又心疼得不行。原来的她无论是在电视剧里还是在小说里,对丫头的印象都是一个缠绵病榻的形象,真正接触到丫头后才明白,丫头的温柔才是二月红对这位夫人一往情深的最大原因。本该是天作之合,无奈丫头身体如此虚弱,迟早会撒手人寰,等到那时又该怎么办呢?

霍承宁在剩下的路途中一直愁眉不展,好在众人以为她是因为方才的事情才会这样,也并未多问。入夜后,承宁依然清醒得很,她身边的齐铁嘴早就靠在张启山身上睡着了,发出了轻微的鼾声,承宁看着对面姿势一模一样的丫头和二月红,又回头看了一眼齐铁嘴与张启山,微不可查地摇摇头,虽说不知道结局会更幸福,但若能早作准备会不会更好?

 

第二日中午时分火车终于靠站,众人走出车站时,自然是有人来接。张副官接过张启山和齐铁嘴的箱子,一个士兵恭敬地打开车门,齐铁嘴主动钻了进去,接着才是张启山。

霍承宁这时才看见她府里的管家正朝着她走过来,承宁疑惑地走上前:“您怎么一个人过来了?”

管家接过霍承宁手里的皮箱,向承宁行礼道:“回二小姐,咱们的车在半道上坏了,我派人回去报了信,这会儿应该有一辆车在来的路上了,您要不再等会儿?”

霍承宁摇摇头:“坐了二十多个小时的火车,我得走走路,您在这儿等吧,我自个儿走回去。”

管家连忙拦着她:“二小姐,这儿离霍府可有段路呢!”

听见她们对话的张启山向张副官挥了挥手:“副官,你送霍二小姐回去吧。”


==TBC==

评论 ( 1 )
热度 ( 37 )

© 临渊_羡月照诚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