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_羡月照诚心

这里临渊,微博@临渊望尽繁花路_靖诚所至
蠢萌低产死宅,属性亲妈,偶尔插刀,欢迎勾搭
墙头多到数不清,就算爬墙也一定会回来
间歇性挖坑不填,经常性摸鱼跳票,关注请谨慎

【一八】腐女才是第一生产力 17

*所有作品看这里



刚放好箱子准备上车的张日山停下了动作,向张启山确认道:“那佛爷您……”

张启山摆摆手:“你留个人开车就行,去吧。”

“是。”张日山向张启山鞠了个躬,示意士兵去开车,自己走向了霍承宁。


霍承宁自然是不敢真的让张副官陪着她一路走回去的,只好在管家的带领下走回霍家的汽车抛锚的地方权当散步。

承宁靠在车门上,对副官说:“待会儿等车来了,我让他们先绕到张府把你放下来,你不用真把我送回去。”

副官却坚持道:“这不行,既然佛爷说了,我就要把霍小姐送到才行。”

承宁看着一本正经的张日山,叹了口气:“那随你吧。”她百无聊赖地拨弄了一会儿头发,忽然想到火车上的事,转头对副官说,“佛爷在火车上受了伤,你回去以后记得多留个心。”

副官忙问道:“佛爷怎么会受伤?”

承宁于是开始解释来龙去脉,讲到一半,霍家的车才姗姗来迟,两人坐上车后便接着说。

“……所以佛爷就受伤了。”霍承宁总结道。

像听了个故事的张日山这才反应过来:“原来佛爷是为了保护八爷才受的伤啊。”

承宁“嗯”了一声,满意地向张日山点点头,这小子很上道么,一下子就掌握了重点。

大约是感受到了承宁不同寻常的目光,张日山这才后知后觉地意识到自己刚才说了些什么,顿时大窘,都是他面前这个丫头整天神神叨叨地说佛爷和八爷他才会脱口而出那句话的!

承宁觉得有点好笑,张日山开始脸红了:“你笑什么!” 

承宁再也憋不住,瞬间笑得前仰后合,她的亲娘哎,这孩子怎么能这么可爱哟!她笑了半天,尽力咳了咳止住笑意,歪着头看向张日山:“我可是提醒你了,这几天如果佛爷和八爷单独在一起,你可千万别去打扰他们,你要是不识趣,佛爷一定会罚你去跑圈的。”

张日山狐疑地转过头,佛爷才不会这么不讲理呢。此时他自然不会想到,在不久之后的某个夜里绕着张府跑圈的他会深切体会到霍二小姐在某些方面未卜先知的本事和八爷是不相上下的。

汽车在霍府门前停稳,张日山提前一步下车,快步绕到车门另一边,给霍承宁开了门。霍承宁悠悠然下了车,笑道:“辛苦张副官护送我回来啦,你真的不要乘我家车回张府吗?”

张日山摇头:“张府又不远,我走回去就成。”

“那好吧……”霍承宁有点遗憾,“那你要记得我说过的话哦!”

张日山只能落荒而逃,霍承宁看着他的背影又笑开了,她看着副官走过街角,这才笑眯眯地转身进门,随即笑意便僵在了脸上:“姨母……”


另一边,回到张府的齐铁嘴将张启山扶进卧房,招呼管家道:“快去找个大夫来,你们佛爷身上有伤!”

张启山赶紧拦住管家:“不用叫大夫,打盆热水、拿点药就行。”他转头对齐铁嘴说,“我去北平的事没人知道,万一找了大夫,事情难免要传开来。”笑话,这点小伤也要找大夫,他张大佛爷不要面子的啊!再说眼下他只是在老八面前装重伤而已,万一大夫说漏嘴可怎么好?

齐铁嘴倒是信以为真:“佛爷说得有理。”

张启山点点头:“老八,先帮我脱衣服。”

“哦哦。”齐铁嘴赶紧走到张启山身边,轻轻拉下张启山的衣袖,可张启山还是瑟缩了一下,齐铁嘴手下一抖,“佛爷……我是不是太用力了?”

张启山刚才是真的疼了,却依旧摇头道:“没事,没那么疼。”

可齐铁嘴不敢接着动手了:“佛爷……我笨手笨脚的,要不找个下人来……”

“你是不是真的想让我受伤的消息传遍长沙城?”张启山转头看向齐铁嘴,他就是存了想让老八来照顾他的心思才没惊动下人的,怎么可能让下人来? 

齐铁嘴不说话了,只能越发小心翼翼地不扯到张启山的伤口,知道张启山的外套和衬衣被脱下,他才松了一口气。然而当他看到张启山身上的伤口时,齐铁嘴再一次紧张了起来。


==TBC==


本来想愚人节更新的,然而昨晚看比赛看嗨了忘了这茬……我大概真的是智商有问题

副官和承宁cp感越来越强了,我家凉凉 @天凉好个秋_靖心观澜 给这对cp取了个名字叫沪宁……服气

关于上一次的点梗,我已经开始写了,近期就会慢慢发上来

评论 ( 4 )
热度 ( 34 )
  1. 天凉好个秋_靖心观澜临渊_羡月照诚心 转载了此文字
    一八大法好,求我家临渊大大给沪宁粉一口糖吃@临渊_羡月照诚心

© 临渊_羡月照诚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