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_羡月照诚心

这里临渊,微博@临渊望尽繁花路_靖诚所至
蠢萌低产死宅,属性亲妈,偶尔插刀,欢迎勾搭
墙头多到数不清,就算爬墙也一定会回来
间歇性挖坑不填,经常性摸鱼跳票,关注请谨慎

【一八】腐女才是第一生产力 18

*所有作品看这里



让齐铁嘴揪心的,不仅仅是那几道血淋淋的伤口,还有张启山近乎遍布上半身的大大小小、纵横交错的伤疤,他知道,这里头很多都是当年张启山从日本人手里把他救下来时挨下的,新伤旧伤,都是为了他。

张启山还在奇怪身后的人怎么没了动静,转头却看见齐铁嘴竟是怔怔地站在那里,心里一动,扬起一个微笑:“怎么,看愣了?”

齐铁嘴这才回过神来,眼神甫一对上张启山掺着调戏之意的目光便慌忙错了开去,他面上有些发热,下意识地便拿过一旁的毛巾,浸湿了便贴上张启山的背……

“嘶……”张启山倒抽一口气,“你轻着点儿啊倒是!”

齐铁嘴连忙拉开毛巾:“佛爷?!”

张启山笑了:“你到底在紧张什么?你又不是第一回见我受伤了。”

张启山这话不说倒还好,一说出来齐铁嘴便又想起方才的那些心思,他在心底里叹了口气,开始擦拭张启山身上的血迹,好一会儿后才道:“佛爷多年没受过伤,老八手生了。”

张启山忽然不知道该说什么来宽慰他了,只能慢慢转过头去,房间内一时安静了下来。过了半晌,齐铁嘴终于拭净血迹,把毛巾扔进水盆里,水盆里的水已经变成了浅红色。他拿起一旁的药瓶,将生肌散好似不要钱一般倒在了张启山的伤口处,敷完药又用纱布细细缠好,这才重新站到张启山面前。

张启山在齐铁嘴的帮助下整理好衣服,站起身道:“饿吗?留下来吃饭?”

张府厨子的手艺从来都是顶好的,齐铁嘴自然答应。

吃饭的时候,张启山仗着自己受伤,变着法地要齐铁嘴给他夹菜,一会儿要吃红烧肉,一会儿要喝莲藕猪蹄汤,偏生这汤喝了两口便嫌腻,要让厨子下个面。齐铁嘴一边嘟囔着有钱人就是矫情,一边随手拿起张启山没喝完的那碗汤,脖子一抬便喝了个干净。张启山看着他吃得开心,斜着身子笑了起来,承宁说得对,老八在这方面太没有心眼了,要是自己不趁早收了他,被人骗走了可怎么好。

 

吃过饭的霍承宁乖乖地跟着霍锦惜进了书房,北平之行的经历讲给霍锦惜听,说完以后霍承宁悄悄抬头觑着她姨母的神色,姨母应该没有生气吧?她去北平可是经过允许的呀!

霍锦惜神色如常地听完,喝了口茶,苦笑道:“我帮不了他的事,你去做了也好,只盼那药有用,否则不是负了你们一番辛苦。”

霍承宁默默把头低了下去,不敢接话,霍锦惜当年喜欢二月红的事情她是知道的,没想到霍锦惜如今还是放不下。

好在霍锦惜没让霍承宁纠结太久,她接着说道:“这几日你若是愿意,就多去看看二爷和夫人,只是佛爷那边要少去,我已经收到消息,陆建勋要和日本人合作了,霍家不怕麻烦,但也不主动惹麻烦,你知道了么?”

霍承宁只能点头:“是。”

 

“不要!”霍承宁从床上猛然坐起,不断喘着气,一摸脸颊,竟是满脸泪痕,她用指甲狠狠掐了一把自己,看着手臂上沁出的血丝,她才算松了一口气,“幸好是梦……”

混杂着鲜血与硝烟、尖叫与轰鸣的噩梦折磨了霍承宁一整夜,梦里长沙陷落犹如地狱,九门分崩离析,她终于知道自己为什么会不安了。自从霍承宁穿越以来,她仗着自己对原著和电视剧的了解,将自己的日子过得肆无忌惮如鱼得水,可是她忘了自己没有看完结局便穿越了,甚至她对剧情进度的了解仅限于丫头不久之后就会亡故,之后发生的一切她都无法掌握。这种对未来的迷茫让霍承宁失去了自己最大的优势,她莫名感到了一种压得她喘不过气的恐慌,突如其来的不知所措让她整个人都颤抖了起来。

终于有人打断了霍承宁的胡思乱想。“二小姐?”丫鬟小清推开门时,发现一向赖床的霍承宁今日居然已经醒了,不由得有些惊讶,她还以为昨日累了一天的二小姐会一直睡到日上三竿呢。她走近她家小姐,却被霍承宁惨白的脸色吓了一跳:“小姐怎的脸色这样差?可是哪里不舒服么?”

 “没事,做了个噩梦。” 霍承宁眨眨眼,勉力向小清笑道,声音里的颤抖连她自己都不敢相信,她深吸一口气,“等下派人去八爷那里看看,若是八爷在盘口,便替我传个信,说我今日会去拜访他,若是八爷不在……那咱们就去二爷那儿。”


==TBC==


为什么没人提醒我倒数第三段漏了一句……

评论 ( 2 )
热度 ( 37 )

© 临渊_羡月照诚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