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_羡月照诚心

这里临渊,微博@临渊望尽繁花路_靖诚所至
蠢萌低产死宅,属性亲妈,偶尔插刀,欢迎勾搭
墙头多到数不清,就算爬墙也一定会回来
间歇性挖坑不填,经常性摸鱼跳票,关注请谨慎

【一八】腐女才是第一生产力 19

*所有作品看这里



霍承宁愁眉不展地坐在车里,右手不断地拨弄着左手手腕上的一串南红玛瑙,这是她穿越过来以后养成的习惯,一旦开始焦虑不安,手里的小动作便停不下来。她从红府出来的时候,右手便抚上了手串,只因丫头的情况比她想象的严重太多。霍承宁心中烦躁,分外不想回霍府,她伸手点了点司机:“往八爷的盘口开。”

车停在八爷的铺子前,司机给承宁打开了门:“二小姐,属下去问过了,八爷刚回来。”

承宁下了车,慢慢朝香堂里走,八爷的伙计小满迎了上来,满脸带笑:“霍二小姐来得好巧,八爷刚回来就说有客至呢!”

承宁展眉一笑:“哪里是我来得巧,八爷铁嘴,说什么都是准的。”

齐铁嘴在屋里便听见承宁的声音,扬声道:“就你这丫头会说话,小满去泡茶!”

“好嘞!”小满应了声,转身便走,霍承宁收了脸上的笑意,走进香堂给坐在桌后的齐铁嘴行了个礼,然后一言不发地坐到了齐铁嘴对面。

齐铁嘴抬眼看见霍承宁不虞的神色,心下了然:“你去看过二爷夫人了?”

霍承宁点点头:“夫人……似乎不太好。”

齐铁嘴放下手里的一个陶砚,看向了霍承宁:“夫人这病也拖了好几年了,如今就算有神药在手,怕是也不能一时半刻就治好的。”

“可要是……要是夫人真的药石罔及,到时候该怎么办呢?”

“那便是天意。”

霍承宁实在是忍不住了:“那二爷呢?二爷受得了这样的打击吗?”她眼眶微微发红,解九爷说的是对的,一旦夫人撒手人寰,依二爷的性子,怕是即刻就要跟着去的。

齐铁嘴显然是听懂了霍承宁的意思,也皱起了眉头:“二爷虽然性情温和,可骨子里还是个硬脾气,怕是不会听劝的。”

霍承宁也是没有法子,只能徐徐道:“二爷如今唯一的弱点便是夫人,若是夫人能在这些日子里好好陪着二爷,兴许二爷也就不那么遗憾了。”

齐铁嘴想了想,一脸严肃:“承宁你先回去吧,我要去找一趟佛爷。”

霍承宁还想说什么,犹豫了一下,又点点头,屈膝行礼道:“好,还请八爷务必顾念二爷。”只盼八爷能有法子吧,不然一旦二爷有个三长两短,她姨母霍锦惜定然也会深受打击,眼前的霍家还是得有霍锦惜这样能杀伐决断的人撑着才行。

回霍府的路上,霍承宁稍稍松了一口气,既然八爷愿意把这件事担下来,之后的事便不用她操心了。至于另一件事……她摸了摸口袋里还没还给张副官的枪,左右也不急在这一时,还是再等等吧。

 

听到齐八爷来访的消息时,张启山扔下笔便往外走,一见到八爷便唤道:“老八!怎么这时候过来了?”

齐铁嘴迈了两步走到张启山身边:“我得和佛爷商量一件事。”

张启山搂着齐铁嘴的肩膀想将他往房间里带:“什么事儿?”

齐铁嘴推了推眼镜,没有挪动脚步:“承宁方才来找过我,她早上去看二爷和夫人了,她说她觉得夫人身子并未好转,只怕是不好呢。”

张启山愣了一下:“怎么会这样?”

“所以咱们还是亲自去二爷府上看一下吧。”

 

张启山与齐铁嘴从红府回来后便是相对无言,两人坐在沙发上面面相觑,最终还是张启山先开了口:“那鹿活草不是……”

“鹿活草虽是神药,又是神医化千道亲自开的药方,可是当时夫人身体比现在还好上几分,那药方怕是不能对现在的夫人起效了。”齐铁嘴解释道,“更何况夫人如此虚弱,再多的药也是杯水车薪了。”

张启山用力一拍扶手,颓然道:“难道我们千里迢迢从北平带回来的药就这么没用吗!”

齐铁嘴连忙坐近了些,扶上张启山的手臂安抚道:“当然也不是没用,鹿活草毕竟不是寻常药材,夫人服了药总会有些好转,对二爷来说,哪怕夫人在世一天也是好的。”

“可夫人总会有油尽灯枯的一天,老八你不是没有看见,二爷他现在对夫人能康复是多么的有信心,如果夫人骤然离世,他必然接受不了。”

齐铁嘴叹了口气:“佛爷,我总觉得夫人是知道自己情况的,如果夫人能配合的话……我倒是有个办法。”


==TBC==

评论
热度 ( 27 )

© 临渊_羡月照诚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