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_羡月照诚心

这里临渊,微博@临渊望尽繁花路_靖诚所至
蠢萌低产死宅,属性亲妈,偶尔插刀,欢迎勾搭
墙头多到数不清,就算爬墙也一定会回来
间歇性挖坑不填,经常性摸鱼跳票,关注请谨慎

【一八】腐女才是第一生产力 20

*所有作品看这里



张启山闻言便直起了身子:“什么办法?”

齐铁嘴笑了一下:“二爷与夫人少年夫妻、相爱甚笃,夫人若是早逝,二爷必定会遗憾终身,因此不如让夫人多陪二爷出门走走,既是散心,也是让二爷多留一些关于夫人的记忆,再者,夫人也可多向二爷撒撒娇提些要求,要有些刁难却又不难满足的才好,无论夫人说什么,二爷都一定会尽力去办,这样一来,即使夫人真的大限将至,二爷对夫人的愧疚也应当会少一些。”

张启山听了这话,想了想道:“听起来倒可以一试。”

几日后,霍承宁收到消息,说是二爷携夫人去乡下宅子里小住,她翻过一页书,轻轻笑了,她就知道八爷一定会有办法。她很清楚,按照故事发展二爷一定不会在这个时候与夫人共赴黄泉,但她也不知道二爷到底是因为什么而振作的,她只能想办法避免二爷与佛爷产生误会继而反目一事。在剧中,夫人服药后身体反而每况愈下,解九爷无奈之下出此下策,让佛爷背了黑锅,眼下佛爷和八爷能早作准备的话,应该不会再有那样的事发生了。霍承宁瞄了一眼桌上铺着的长沙地图,不禁又有些紧张,今后的路可还长着呢。

 

纵使二月红精心养护,丫头的病终归是拖着她慢慢虚弱下去,第二年夏末的时候,丫头已经卧床不起,第一片枫叶变红时二爷夫人便与世长辞了。

霍承宁站在红府门前,一身黑色旗袍,披着白色披肩,只用银簪绾了发,手腕上的玛瑙串也换成了一只墨玉手镯。她望着门口挂着的白幡,泪意涌上双眼,她眨眨眼睛,似是用尽了全身力气才迈出了第一步。她跨进红府大门,眼见府里原本应当开得茂盛的秋杜鹃和红月季都已呈衰败之象,不禁叹了口气。

霍承宁走进停灵的正厅,二月红正背对着她,对她的到来恍若未闻,她知道,按照二月红的身手,怎么可能听不到她的脚步声,只是二爷已经没有心思再招呼别人了。她向二月红行礼道:“霍承宁拜见二爷,二爷请节哀。”她停了一下,见二爷没有答话的意思,便接着说,“姨母让我替她致哀,希望二爷早日振作。”

二月红轻轻“唔”了一声:“霍当家的有心。”

霍承宁还想说什么,却见到张启山和齐铁嘴联袂前来,一个穿着黑色西装,另一个则穿了墨色的长褂,她向二人行完礼便默默地退到了一旁。张启山拍了拍他好兄弟的肩:“二爷,节哀。”

二月红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张启山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正想开口,忽然齐铁嘴向他使了个眼色,张启山不明就里,但还是没有说话,齐铁嘴走到二月红身边:“二爷,逝者已逝,可活着的人还要好好活着才是。”

二月红慢慢将头转向齐铁嘴,神色哀凄:“丫头临终前躺在我怀里,也是要我好好活着,可是没有她,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齐铁嘴摇摇头:“夫人只要活在你的记忆里,她就不会离去。”

二月红愣了一下,随即露出一个一闪而过的笑意:“多谢八爷,我知道了。”

这时,红府的管家走进正厅:“二爷,时辰到了。”

霍承宁意识到二月红该让夫人下葬了,她向八爷投去询问的目光,八爷朝她摇摇头,于是霍承宁便站在一旁,看着二月红带着夫人的棺木慢慢走出正厅、走出红府,这才跟着张启山和齐铁嘴离开。

霍承宁忽然心里一颤:如果八爷和佛爷中间有一个出了意外……她被自己的这个念头吓了一跳,她微仰起头深吸一口气,定了定神,她霍承宁决不允许有这一天发生。

 

霍承宁近日总是往霍仙姑的屋子里跑,倒让霍仙姑觉得奇怪了:“你这丫头从小就不爱学那些事情,怎么如今倒是上心起来了?”

霍承宁撇撇嘴:“小时候是不懂事,现在越发大了,难道还要对咱们家的事情不闻不问么?”

霍仙姑戳了下她的脑袋嗔怪道:“你若早些晓事,我和姨母也不用为你操那些心思了。”

霍承宁向姐姐吐了吐舌头卖了个萌:“姐姐就算嫌弃我,我也还是要腻在姐姐这里的!”

霍仙姑瞪了她一眼,轻叹道:“不是我不愿教你,实在是这几日我抽不开身。”

“莫不是出了什么事?”霍承宁连忙肃容问道。

“倒也不是什么大事,只是手底下的人来报,佛爷的人最近总在咱们的地盘探查,也不知是存的什么心。”

霍承宁一凛,该不会佛爷要再次下墓吧?


==TBC==


科目二90分!说好二更就二更!

另外除了随手点个小红心,我更加想要你们的评论【对手指】

虽然这篇文没什么人看,但还是期待有人能和我说说建议看法什么的(,,•́.•̀,,)

评论 ( 3 )
热度 ( 33 )

© 临渊_羡月照诚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