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_羡月照诚心

这里临渊,微博@临渊望尽繁花路_靖诚所至
蠢萌低产死宅,属性亲妈,偶尔插刀,欢迎勾搭
墙头多到数不清,就算爬墙也一定会回来
间歇性挖坑不填,经常性摸鱼跳票,关注请谨慎

【一八】腐女才是第一生产力 22

*所有作品看这里



两天后,霍承宁出门散步,一路闲逛到城南的古玩市场,饶有兴致地挑起了宝贝。没走两步,她看着不远处一个熟悉的身影,扬起一个恰到好处的笑容:“哎呀,这不是陆长官吗?”

陆建勋正拿着一个斗彩胆瓶仔细端详,冷不丁被唤了一声便转头去看:“霍二小姐?还真是巧啊!”

霍承宁走上前微微一福身,看了一眼他手里的瓷瓶,笑道:“陆长官这是瞧上好东西了?”

陆建勋下意识抚摸了一下那个瓷瓶:“一件成化瓷,随便看看罢了。”他忽然想到什么,将瓶子递给霍承宁,“二小姐出身霍家,想必家学渊博,不如帮陆某人掌掌眼?”

“这……”

见霍承宁似有犹豫之意,陆建勋连忙道:“陆某人实在学识浅薄,霍二小姐就当帮个忙吧。”

“哪里的话,陆长官这样的人物,见过的宝贝难道还少吗?”见陆建勋坚持,霍承宁便笑着将瓶子接了过来,“这个东西倒是挺好看的……哎呀?”

陆建勋疑惑道:“有什么问题吗?”

霍承宁眼神复杂地看了一眼陆建勋,又转头去看摊主:“成彩倒是难得有如此精致的,老板是从哪里拿到的这样的好东西?”

霍承宁刻意咬重了“好东西”三个字,老板吓得一抖:“是……是我说岔了,这……这是雍……雍正仿古的……”

陆建勋脸色沉了下来,方才这个老板明明斩钉截铁地说这是成化时期的窑彩,这会子变了口风定然是有问题。

“陆长官,这件东西我看不好,您还是自己拿主意吧。”霍承宁带着歉意的笑,想将瓶子递回去。

看不好乃是行话,分明就是东西不对的意思。陆建勋接过瓶子后直接塞到了老板的怀里,转头就走,他的副官赶紧也跟了上去,霍承宁嘴角挑起一抹冷笑,也快步向前走去。

“今日多亏霍二小姐,不然陆某人可就要交学费了。”陆建勋终于停下了脚步。

霍承宁垂下眼睛:“陆长官不嫌我多管闲事就好了。”

陆建勋挥挥手:“陆某人还有事,要先回去了,霍二小姐慢慢逛?”

“陆长官慢走。”霍承宁看着陆建勋远去的背影,笑得意味深长。

 

承宁回到霍家去给霍锦惜请安:“姨母,我回来了。”

“事情办好了?”霍锦惜噙着笑,温柔的表情一点都看不出来计谋的影子。

承宁也笑:“是。姨母现在就去吗?”

霍锦惜点头:“趁热打铁才好。”

承宁有些好奇:“那姨母准备送给他什么?”

霍锦惜抬了抬手,一旁服侍的管家就打开了桌上一个尺寸不小的锦盒,霍承宁走上前探头一看,锦盒中摆着一对龙泉窑管耳瓶,青黄色的瓶体品相极好。

霍承宁撇撇嘴:“一个连真假都分不出的人,还送他这么好的东西,想想就生气。”

霍锦惜有些好笑:“你何时也这么小家子气了?那种精仿的东西连我都差点看错眼,更何况是行外人。不过经此一事,想必陆建勋眼力不好的事情就会传遍九门了,看他还能和谁合作。”霍锦惜站起身,“我要去拜访那位陆长官了,你回去吧。”

“是。”

霍承宁刚回到自己屋子里坐下,丫鬟便给她端上了茶,问道:“二小姐要不要躺下歇一会儿?”

承宁微微摇头,葱白的指尖轻抚着手边的茶碗,不禁有些出神。佛爷八爷他们还在墓里生死未卜,长沙又局势不稳,她就算再累又哪里歇得下来呢?想到这里,她长长地叹了口气,眉间愁云笼罩,也不知墓里情况怎么样了。

 

此时的齐铁嘴正坐在张启山身边唠唠叨叨地解释他们遇上的机关,张启山刚受重伤,根本没有多余的心思听齐铁嘴念叨,只能强忍着疼痛逼着老八挑重点来说,此时一颗铁弹子从一个洞穴飞出击中了齐八爷的后脑勺。

“什么东西?”齐铁嘴吓了一跳,正要骂娘时转头一看,二月红满身尘土地从上方的一个洞口冒出了头,齐八爷当即也顾不上刚才的不满,惊喜道,“二爷!”

墓中的奇门遁甲虽是极精妙,可是二月红何其聪明,终究还是靠着他对自己家族的了解和一手祖传的技艺带着佛爷八爷走到了机关的最外一层。三人站在最后一个机关洞穴中央,却在此时发生了争执。 



==TBC==


这两章一八的部分略少,主要是为了把接下去霍锦惜和陆建勋合作、把二爷放走的剧情圆回来,下一章发一八糖~~

评论 ( 2 )
热度 ( 24 )

© 临渊_羡月照诚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