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_羡月照诚心

这里临渊,微博@临渊望尽繁花路_靖诚所至
蠢萌低产死宅,属性亲妈,偶尔插刀,欢迎勾搭
墙头多到数不清,就算爬墙也一定会回来
间歇性挖坑不填,经常性摸鱼跳票,关注请谨慎

【一八】腐女才是第一生产力 23

*所有作品看这里

*本章所有对白来源原剧


此时的张启山、齐铁嘴、二月红已经找到了回去的出口,可此时张启山却停下了脚步,他要继续前进去找到这个墓室隐藏的东西。二月红和齐铁嘴自然要拦着他,张启山肩负重任,如何能冒这个险?二月红更是抬出了自己折在墓中的先祖,万万不能让张启山在已经受伤的情况下独自探墓。

齐铁嘴看着这两个人争论不休,赶紧打圆场:“佛爷,二爷说的……也有道理呀,这墓下风险如何尚不清楚,我们什么准备也没做,这万一下去出什么事,岂不是不值啊?”

他皱着眉头,心中很是纠结,他一想到张启山要以身犯险就千万个不愿意,可是又担心若是二爷下去会出事。但是他也知道,二月红是对的,墓中的情况虽然谁也不知道,但是他们三人中最有把握平安出来的恰恰正是精通南北朝墓葬的二月红。

齐铁嘴心中有了决断,转头对二月红说道:“二爷,您什么脾气禀性,我们都已经了解了,您既然决定的事情,我齐铁嘴就不多嘴了,但是我跟佛爷一定要在这等你,你也别太执着了,里边有什么情况,你出来就是了,这个墓在那儿又不会跑是不是?咱们来日方长嘛。”

“好吧,你进去要小心点,我们会在这里等你。”张启山也不是傻子,他知道二月红能力与自己不相上下,反倒是自己先前受了伤,此时确实精力有限,只能放手让二月红去。

二月红点点头,带着张齐二人走到了通往墓室的洞口,回身道:“两个时辰。两个时辰如果我没有出来,请八爷、佛爷一起离开这个矿洞。”

 “好,就依二爷,我们就在这儿等两个时辰。只是……”齐铁嘴虽然应了下来,可还是忍不住唠叨,“这个矿洞进来的路有千千万万条,出去的路只有一条,二爷,想必墓穴洞口也十分隐秘,你想过如何应对吗?如果您是在里边迷失的话,何止是两个时辰,万一你永远出不来,我们怎么向你先人和死去的夫人交代呀?”他话音刚落,便收到了来自张启山和二月红异样的目光,立刻懊悔起了自己的乌鸦嘴。

二月红知道这个齐铁嘴的性子,知道他其实是关心自己,便也没有多说,只是道:“佛爷,八爷,我先走一步了。如果我能活着回来,记得来我府上敬我一杯酒。”说完便毫不犹豫地转身进了洞中。

齐铁嘴连忙弯身看去,只见二月红的背影转过一个岔路便不见了,只能直起身回视张启山,眼中全是担忧,二爷最后那句话未免也太不吉利。他走近张启山道:“佛爷,这两个时辰之后二爷不回来的话,我们真的走吗?”

张启山看了他一眼,轻轻摇了摇头:“我们当然不会走,留下来等他。”他顿了一下,“这个世界上,只剩下我和你会关心他了,刚才我没有坚持,只是想让他安心而已。”

齐铁嘴确认了张启山和自己有一样的想法便放下了心,可还是多嘴问了一句:“佛爷,那我们还记不记时啊?”张启山一个白眼让他闭上了嘴,行吧,不记就不记。

 

二月红孤身进墓,张启山和齐铁嘴二人则在洞外等得心急如焚。齐铁嘴在洞口徘徊,心中思绪杂乱,他不明白自己方才为什么这般不想让张启山去。眼下二爷已经进了墓中他自然是万分担心,可如果换做是佛爷,他心里不仅仅是担心,还多了几分害怕与患得患失。齐铁嘴甚少有这样想不明白的时候,他索性不再去想,不如为二爷此去算一卦,可是算来算去也算不出一个令自己满意的结果,他叹了口气,下意识地看向坐在一边的张启山,张启山苍白的脸色和疲惫的姿态却令他更紧张了。

齐八爷一紧张就容易念叨,张启山这些年下来早就习惯了听他念念有词,此时正一边闭着眼休息,一边想着万一二爷真的出不来,自己要是进去找他,又有谁来护着这个话多的算子,此时却听得齐铁嘴有些慌张的声音:“佛爷,这两个时辰到了……”

张启山一惊,站起身就想走进洞穴:“你在这里等我。”

齐铁嘴连忙跑过去拦住他:“佛爷佛爷……你不能去啊!我们在这里说不定能等到二爷,你要进去万一迷了路怎么办啊?我们还是踏踏实实在这儿等吧!”怎么能让张启山进去?这万一一个两个都出了事,难道让自己这个算命的去救吗!张启山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叫我怎么办?

张启山想救二月红,齐铁嘴想都不想就伸手拦在他面前,张启山正要让齐铁嘴赶紧从出口出去时,却听到洞中传来了踉跄的脚步声。二人匆忙走近洞口,浑身是血的二月红出现在了他们的视线中。

“二爷!你怎么了?”

“二月红!”

二月红拼了命也要带出来的东西总算交到了张启山手里,张启山却已经无暇探究这到底是什么,他们把二月红带出墓室走出矿洞,并按照二月红的吩咐炸掉了这个矿洞的入口。这次地动山摇的爆炸震动的不仅是这座矿山,还有风雨欲来的长沙城。



==TBC==


这章是补上周的,这周还会有一更

评论
热度 ( 26 )

© 临渊_羡月照诚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