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_羡月照诚心

这里临渊,微博@临渊望尽繁花路_靖诚所至
蠢萌低产死宅,属性亲妈,偶尔插刀,欢迎勾搭
墙头多到数不清,就算爬墙也一定会回来
间歇性挖坑不填,经常性摸鱼跳票,关注请谨慎

【一八】腐女才是第一生产力 25

*所有作品看这里



次日,长沙城九门内部流言四起,称霍家二小姐与张启山手下副官在解语楼发生了争执,霍二小姐出言不逊,张副官一怒之下开枪将霍二小姐打伤,霍当家的当即大怒并下令霍家与张家断绝一切往来。

陆建勋在官邸中听闻这个消息后便赶往了霍家以示关切,霍锦惜倒也没有瞒着他,承认了确有此事,又带着他在承宁的卧房门外看了一眼,霍承宁正坐在床上喝药,确实是面无血色有伤在身的模样。陆建勋放下心来,对霍承宁抚慰一番,又向霍锦惜表示一定为二小姐讨个公道这才离去。

陆建勋走后,霍承宁就遣退了房间里服侍的下人,张日山从房间角落的屏风后走了出来:“你也不怕陆建勋进来?”

霍承宁一骨碌爬下床给自己倒茶,动作灵巧得不像一个伤患:“他怎么会进来?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不管不顾地就进人家小姑娘的闺房吗?”

张日山一时语塞,霍承宁看了他一眼,嗔笑着道:“你赶紧回去吧,替我向八爷捎句话,一旦做好准备,我随时可以离开长沙。”

 

数日后的一个深夜里,霍承宁带着已经陷入昏迷的张启山,在张家部分亲兵、齐府解府的几个心腹的保护下,出了长沙城准备进入大云山山脚下的一个镇子,那里有一家米铺是张启山在数年前便建立好的据点。

霍承宁坐在副驾驶上,转头看了一眼被安置在后排的张启山,又想起方才齐铁嘴送走张启山时在张启山脖子里挂了一块龙形玉环佩,又把她拉到一边给她塞了一张纸,上面密密麻麻记着要如何照顾张启山,想必是费了心思的。霍承宁叹了口气,已然猜到张启山和齐铁嘴之间大约是挑明了关系了,可她此时却高兴不起来,实在是眼下时机太糟糕,无论怎么看都不会是一个适合有情人互诉衷肠的时候,更何况他们二人刚刚在一起就要分开,老天爷未免太狠心。

霍承宁脑子里正一团乱,车队却突然停了下来,霍承宁皱着眉头下了车,却见最前头跑来一个张家的士兵,霍承宁记得张副官介绍说是张启山手下一个老下属,叫阿正,也是这次负责保护他们安全的士兵中的老大。霍承宁强压下心中的慌乱,询问道:“阿正,怎么回事?”

阿正带着恭敬的笑说道:“霍二小姐,这片林子已经是长沙郊外了,应当不会有人发现,要不要在这里休息一下,天亮再赶路?”

霍承宁眉头一跳,她与齐铁嘴分明商量的是要连夜出城以免夜场梦多,怎么会突然要停下来休息?她思忖了一下道:“也好,这里应该还算安全,你安排几个人值夜,其余人休息吧。”

阿正神情不变:“是。”随即转身离去。

霍承宁看着他的背影,神色渐冷。

 

次日清晨,阿正醒来时只觉自己浑身肌肉僵硬,头疼欲裂,身上又冷的要死,他挣扎了一下直起身,实现对上了数支黑洞洞的枪口,顿时吓出一身冷汗。霍承宁的声音悠悠从他身后传来:“怎么?害怕了?”

昨夜这个阿正提出要就地休息时霍承宁就感觉不对了,于是她叫来了解九爷派给她的人手,从背后将阿正击昏,又立即带着车队换了方向继续赶路。待到走出那片树林,霍承宁才下令众人停车,派了几个人潜回之前停下来的地点,却发现陆建勋带着人正在附近搜寻,一切不言而喻。

霍承宁此时心中怒意让她恨不得将此人千刀万剐,可是她必须弄清楚一个更重要的问题:“你在出发前不知道我也会来吧?”

阿正原本就因背叛对他有恩的佛爷而羞愧不已,此时东窗事发他早已吓得恨不能全盘托出了:“是是是,副官将我召去时只说了要让我护送佛爷出城,还告诉我要走什么路线,没有提起过霍二小姐。”

霍承宁暗暗松了一口气:“那你是什么时候开始给陆建勋传递消息的?”

“小半个月前……陆建勋有一次派他的副官找到我,说能许给我高官厚禄……”

“愚蠢!陆建勋自己是个什么东西你不知道吗?他说的高官厚禄你也信?”霍承宁懒得再听下去,挥挥手让人把阿正堵住嘴带了下去,这个人就留到佛爷康复以后让佛爷来处置吧,她现在不能在这种事情上浪费时间。

她深吸一口气,对身边的一个士兵说道:“拿份地图过来。”

地图上长沙城的南方是一片山区沼泽,地形十分诡异,中间零零散散分布着几个村落,她皱了下眉头问道:“这附近是什么地方?”

士兵细细解释道:“这里似乎是几个苗寨的地盘,苗人民风彪悍,那里便很少有人踏足,地图上也不一定可信。”

霍承宁闻言反而舒展了眉头,民风彪悍,很少有人踏足?似乎是个适合隐匿踪迹的地方呢。



==TBC==


评论
热度 ( 21 )

© 临渊_羡月照诚心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