临渊_羡月照诚心

这里临渊,微博@临渊望尽繁花路_靖诚所至
蠢萌低产死宅,属性亲妈,偶尔插刀,欢迎勾搭
墙头多到数不清,就算爬墙也一定会回来
间歇性挖坑不填,经常性摸鱼跳票,关注请谨慎

【一八】腐女才是第一生产力 26

*所有作品看这里



长沙城中,齐铁嘴正一脸凝重地看着张副官,两人刚刚收到消息,陆建勋昨夜带着人出城,走的就是霍承宁和张启山撤离的那条路线。

“八爷,你说会不会……”张日山忧心忡忡。

齐铁嘴慢慢拨弄着手中的铜钱:“不会的,承宁那孩子聪明,一定有办法脱身的。”话虽如此,可是齐铁嘴心里还是不安的,他方才一卦算罢,竟也不知是好是坏。

幸好齐家派去跟着霍承宁走的人终于回来了,说是霍二小姐早早发现不对便将他派回来传消息,只是今日城门看守甚严这才回来晚了。那人将前一夜发生的事情如实禀报后又道:“属下回来时霍二小姐还未启程,可是眼下陆建勋的人还在城外搜寻,怕是这一两日内都不能再有消息传回来了。”

齐铁嘴与张日山对视一眼,都看见了对方眼中的庆幸与忧虑。庆幸的是张启山与霍承宁都没有落入陆建勋手中,忧虑的是眼下他们之间断了消息,再有意外也恐怕真的联系不上了。

 

不过好在霍承宁很快就选定了目的地并在白乔寨安顿了下来,她将张启山的消息通过手下的人陆续传回城中迷惑陆建勋的同时也成功将齐铁嘴与张日山引到了白乔寨,长沙城内的霍锦惜也趁她与陆建勋合作时将二月红救了出来。

霍承宁近几日越发忧心:张启山神智不清,连人都不认得,每日只知写写画画,偶尔睡着了也不安生,时常念叨八爷的名字,醒来后问他又是什么都不知道,而长沙城那边由于消息不便,她也不知道城中情况,更不知道八爷与副官什么时候才能找过来。霍承宁蹙着眉头在院子里剥花生米,听见外头传来说话声,紧张地站起身,突然惊喜道:“八爷!张副官!”

“承宁!”齐铁嘴已经累得不行,听见承宁的声音顿时来了精神,快走几步进了小院,“总算是找到你们了。”

承宁把他们两个迎进屋子:“事急从权,虽然偏远了些,但这里是我能找到的最安全的地方了。”

齐铁嘴最关心的自然是张启山:“佛爷怎么样了?”

说到这里,霍承宁有些丧气:“佛爷他……”

话音未落,齐铁嘴就看见蹲在地上不停地刻画着什么的张启山,张启山眼神涣散仿佛中了邪一般模样。副官往前迈了一步就被张启山踹飞了出去,张启山抬头见到齐铁嘴,眼中闪过一丝光亮,却伸手就掐住了齐铁嘴的脖子。

齐铁嘴吓了一跳,只能挤出声音道:“佛爷……我是铁嘴……我是韫玉……”

张启山闻言神色有些松动,手下也松开了几分,刚从地上爬起来的张日山连忙冲上去将张启山抱住这才将齐铁嘴解救出来。

张家几个亲兵此时也赶来把张启山制服,折腾了一番的张启山此时慢慢昏睡了过去,众人这才松了一口气。

霍承宁叹道:“佛爷现在谁也不认识,连八爷也……”她说不下去了。

坐在张启山床边的齐铁嘴知道她想说什么,摇了摇头:“我会有办法救他的。”

霍承宁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能把在一旁杵着的张日山拉走,把房间留给了齐铁嘴和张启山。

“你把我拖出来干什么?万一佛爷突然醒了又要掐八爷可怎么办?”张日山不解。

真是个傻子。霍承宁心累:“佛爷这一睡怕是要明儿个才醒,不会出事的,让八爷好好陪着他吧,你少去打扰他们。”

张日山还是有些不放心,还想说什么却被霍承宁一句话堵了回去:“你进去才是添乱,不如来厨房帮我看火,我该做饭了。”

 

二月红在白乔寨大土司时怀婵的照料下身体已有康复的迹象,可是张启山的身体却并无起色,时怀婵觉得张启山的问题不是患了病,而是被心魔所困。齐铁嘴等人想了一整夜,终于决定心病还需心药医,他们要带张启山回到东北张家老宅。二月红的身体尚未痊愈不能长途奔波,长沙城里更是待不得,只能让他在白乔继续修养,虽然二月红心中尴尬,却也知道没有别的选择,反而时怀婵对二月红颇有情意,这样一来倒是正中她下怀,对二月红的关心更是无微不至。

很快,齐铁嘴、张日山、霍承宁便带着张启山动身前往东北。



==TBC==


这应该是上周的两次更新,这周末照常更新

评论 ( 8 )
热度 ( 24 )

© 临渊_羡月照诚心 | Powered by LOFTER